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捎個男朋友 起點-第十二章 狗男人讀書

捎個男朋友
小說推薦捎個男朋友捎个男朋友
国庆假期结束后,无论是学习,还是社团活动,都扑面而来。
高中时候,老师说的,等到大学就自由了,什么都不用学了,有大把玩的时间,这到底是哪个大学?
现在回去复读,来年重新参加高考还来得及吗?
大唐巡妖司
由于逐北大学是以理工科为主,所以,即使是在这样院校里的汉语言文学专业,学校对学生们的培养目标也是兼具文理思维和特长,理论与实践能力并存。
大一和大二专业课满满,等到了大三再细分成更有实践价值的旁系分支。
除了在社团里能暂时告别密集的课业之外,安小绛和赵寻,每次吃饭前,或是晚饭后,会在球场旁,欣赏一会儿帅哥打球,以此来调节一下情绪。
从庶阳回到逐北后,安小绛和景峙川没有见过几次,想必景峙川比安小绛还要忙。
他们也是靠着互联网的便捷偶尔联系,这个偶尔指的是,景峙川偶尔会给安小绛的朋友圈点个赞,评论一下。
今晚,我将被青梅竹马拥抱 今夜、幼なじみに抱かれます
安小绛也想给景峙川点个赞啥的,可是这个家伙的朋友圈空空如也。
而当安小绛发现景峙川会看她朋友圈后,安小绛从以前的一个月更新一条朋友圈,变成了一周发两条。
安小绛想要以此来引起景峙川的注意,并让景峙川更加了解自己。
但是效果似乎并不怎么样,景峙川已经半个月没给安小绛点过赞了。
不过,安小绛倒是成功引起了她远方的朋友魏莱的注意。
最强修仙小学生 一言二堂
魏莱带着猥琐又八卦的笑容,问安小绛:“老实交代!到底什么情况。”
安小绛对景峙川的感情,她不曾对任何人提起。
即便是魏莱,安小绛也没有主动说过。
如果魏莱知道,安小绛曾经深恶痛绝的人,现在成了自己暗恋的对象。
这样安小绛怕不会被魏莱鄙视死。
自从国庆假期在庶阳,那天晚上和景峙川拥抱过以后,安小绛整个人也仿佛是魔怔了一样。
虽然安小绛学习生活很忙碌,但是她总是在忙着忙着正事的时候,脑袋里会不自觉的想到景峙川。
有好几个晚上,她都想去联系景峙川,跟他打个电话聊聊天。说些什么无所谓,只要能听到景峙川的声音就行。即使不说话,知道对方就在电话的另一头也好。
可最后安小绛都强忍着,把那种悸动和思念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这一天吃完晚饭,安小绛和赵寻一起回宿舍。经过球场外的铁丝网时,安小绛不经意间扭头看向球场,竟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个子高挑,他右手运球,左手指着斜前方的一个男生,应该是在指挥部署攻防。
安小绛忽然心跳漏了一拍,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男生,赵寻说话她完全没搭腔。
于是赵寻也扭过头,顺着安小绛目光的方向,一眼便看到了景峙川。
同时,赵寻比安小绛表现的要激动很多:“呀!那不是你叔叔吗?”
赵寻一边说着,一边拽着安小绛向篮球场走去。
这场景,和安小绛之前的梦完全吻合,她心里突然有点不安。
景峙川打球动作娴熟,身材健硕,一看就知道平时没少运动,是个自律的人。
景峙川在球场上肆意奔跑,挥洒汗水,仿佛十几岁的阳光少年。嗯,除去胡渣,景峙川就是妥妥的少年。
景峙川小麦色的皮肤上,挂满了汗水,在夕阳的映照下,闪闪发光。
安小绛回过神来,凑到赵寻耳边说了句话,站起身走了。
安小绛走出球场,冲着旁边的小卖部一路跑去,生怕回来晚了,景峙川就已经走了。
安小绛匆匆买了一些各色饮料,提着一个大袋子气喘吁吁地跑回篮球场。
这时,景峙川已经打完球了。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景峙川和一个身材曼妙,穿着迷你裙,化着精致淡妆的女生面对面,正在聊天。
女生笑盈盈,将手里的矿泉水递给景峙川。
景峙川看了眼那瓶水,眼睛又不自觉地向下打量着。
安小绛顿时醋意和愤怒齐发,狗男人!景峙川你往下看什么呢?腿漂亮吗?接着安小绛抖了一下腿,我也有!
“小绛,你晚了一步,你叔早就被其他女生盯上了,水还是给我喝吧。”赵寻全然不知道安小绛的心思,憨憨的说道。
接着看到安小绛提着一大袋子的饮料,赵寻人都傻了,“你这是去给你叔叔买水吗?你这是请全场的男生喝水吧?”
安小绛和赵寻坐在球场中间的位置,景峙川刚才打球的时候,用余光瞥见了安小绛。
景峙川也是偶尔被哥们拽着才来逐北大学打球,想着真巧,这么大的校园,这么多人还能遇见安小绛。
景峙川想着打完球就去跟安小绛打招呼,可哪知道球打完了,安小绛却连个人影都看不见了。
不过,景峙川记得赵寻,正想过去问一下,安小绛去哪了。可还没来得及挪动脚步,忽然就半路跳出个大美女。
景峙川低头看着眼前女生的脚,又缓缓地抬起头:“同学,你鞋带儿开了。”
而后,景峙川冲安小绛摆摆手,示意她过来:“水呢?快过来呀。”
少女情书
听到景峙川是在叫自己,安小绛原本噘着能拴住一头驴的嘴,此时向上勾出了一条弧度。
安小绛提着大袋子,屁颠屁颠地朝景峙川跑了过去。
安小绛把刚买的装有二十几瓶水的袋子,塞到景峙川手里:“不知道你喜欢喝什么,就都买了点。”
景峙川接过袋子,看到安小绛手上被袋子勒出的红痕,皱了皱眉,刚刚的喜悦褪去:“嗯。”
嗯!只有一个“嗯”吗?
我八百米测试,都没有像现在给你买水这样奋力地跑过。
你跟美女聊得那么开心,怎么给我还甩起脸来了?狗男人!
安小绛有点生气,表面上仍在装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那个…喝不完就分给其他队友。”
景峙川还没来得及去分发,一个染着蓝色头发,左胳膊上有块刺青的男生走来,直接从袋子里拿了瓶水,然后看着安小绛:“谢谢,你是小绛吧?”
安小绛在学校也没多出名啊,就在校园歌手大赛的时候,得了个一等奖。
突然被人认出来,安小绛也挺意外:“你是?哪个系的学长吗?”
蓝发男孩大笑出声:“嗯,我是你已经毕业两年的建筑系学长,陈闻升。”
蓝发男孩看到安小绛疑惑不解的表情,接着说道:“听峙川说过你,也是他唯一提起过的一个女生,他主动叫你,想必你肯定是安小绛喽。”
安小绛思考起了陈闻升这话里的内涵意思,唯一提起?所以,他没有说过其他人吗?那这能说明什么呢?他没有谈过女朋友?他不认识其他女生?
见安小绛没说话, 景峙川又看了眼安小绛的右手,喝了口水,要带他们去吃晚饭。
尽管在半小时之前,安小绛还对景峙川望穿秋水,无比思念。可现在安小绛不想和这个男人多说些什么,毕竟景峙川今天太狗了。
空气突然间安静,赵寻率先打破了沉默:“你们去吃饭吧,我回宿舍刷鞋啦。”
安小绛正要转身跟赵寻一起走,陈闻升拉住了安小绛的胳膊:“别啊,小绛一起吧,难得学长能遇见你。”
不看僧面看佛面,陈闻升又没得罪自己,还那么热情,安小绛没理由拒绝。
打球出了一身汗,哪能直接出去吃饭啊。
最后,景峙川带着安小绛和陈闻升回了自己的家。
“你先随便玩,叔叔去洗个澡,一会儿给你做好吃的。”说罢,景峙川朝自己卧室走去。
刚打开门,景峙川脚步停下,冲陈闻升摆摆手:“你来我屋里洗。”
随后,景峙川拿了衣服,去了厨房隔壁的卫生间洗澡。
安小绛就在客厅里坐着玩手机,抬头看墙上的钟表的时候,电视墙下的一张照片吸引了安小绛的视线。
照片上一个漂亮又知性的女人,和一个小男孩并排站着,两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小男孩的那双眼像是初一天上的月亮。
景峙川洗完澡走过来:“这是我妈妈和我。”
看得出景峙川和母亲的关系很好,而且景妈妈是眼缘很好的那种人,看起来就很面善,让人容易接近。
整个房间也没有看到景峙川父亲的半点痕迹,尽管安小绛有些好奇,但是她没有多问什么:“你小时候看起来还挺可爱,胖乎乎,跟现在不太一样。”
景峙川笑笑,冲安小绛wink:“现在也很可爱的,想吃什么?”
这样子的确有一点点萌,安小绛看的有点出神,回过神来告诉景峙川:“都行。”
就是这么一个看起来很随意,无所谓的“都行”,往往是最难伺候的。
不过呢,景峙川根据上次,安小绛对他做的菜的胃口大小,选了三个菜,并准备再加两个菜。
见景峙川进了厨房,安小绛又暗暗地骂自己,你是被他的美色迷住了吗?他今天有多狗,你忘了吗?没出息。
一会儿,陈闻升走到客厅,站在那儿,打量安小绛。
安小绛察觉到,有点不自在,主动搭腔:“学长,你和小景叔叔是高中同学吗?”
身体互换
陈闻升眉头拧拧:“我是学长,他怎么就成叔叔了呢?”
“叫你叔叔也行。”
陈闻升连连摆手:“可别,我才23,比景峙川还小一岁呢,叫叔叔,不合适。”
景峙川也才24岁,只比自己也就大6岁而已,年纪轻轻就成了18岁的安小绛的叔叔。
“我和他何止是同学,我俩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想知道他什么黑历史,学长我都有哦。”说完,陈闻升露出一个奸笑。
两人正聊着,景峙川从厨房出来了,看见陈闻升那嘚瑟样,已经想到他肚子里正在憋着坏水:“陈闻升在那傻愣着干嘛?过来帮忙。”
陈闻升给安小绛使了个眼色。
安小绛想到,每次自己都坐享其成是不合适,便自告奋勇:“小景叔叔,我来吧。”
景峙川径直走过来,揪起了陈闻升:“小绛来这是吃饭的,陈闻升,过来吧你。”
陈闻升跟着来到厨房,关上门,就问景峙川:“你喜欢她吗?”
景峙川切菜的手,瞬间顿了一下:“谁?”
陈闻升右手指向客厅的方向:“就你刚请回来的这个祖宗。”
景峙川缓缓抬起头,提刀对着陈闻升:“胡说什么呢?”
“没什么,你要是不喜欢,兄弟我…就…不客气了…”陈闻升两眼怯懦,后退两步,并且逐渐没了声音。
只见景峙川手中那把锋利的400不锈钢菜刀,已经架到了陈闻升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