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紅樓璉二爺笔趣-第283章 兒媳有約鑒賞

紅樓璉二爺
小說推薦紅樓璉二爺红楼琏二爷
一会儿之后,果然看见儿媳妇儿那婀娜到极致的身影款款走进来。
她还是那么的美丽风流。
贾珍早把那些不愉快的东西抛之脑后,走出书桉,迎向秦氏。
秦氏下意识的退后一步。
贾珍这才顿住脚步,瞅了一眼那跟着秦氏进来,侍立在房门口的两个婆子,神色收敛,装腔作势道:“你怎么过来了,你身子可好些了?”
“多谢……多谢大爷关心,媳妇感觉好多了。听说大爷受了伤,特来探望。
“哈哈哈,一点小伤,不碍事,难为你这份孝心。”
“再有,蓉儿说他昨日触怒了大爷,自知罪孽深重,恳求大爷息怒。还请大爷看在他年轻不知事的份上,就饶了他这一回吧。”
秦氏柔声道。她来见贾珍,自然需要名正言顺的理由,比如替贾蓉求情。
所以,她第一时间说出来,免得身后的婆子们过于揣测她。
“哼,这个孽障……他回府了?”贾珍随意表达着自己对贾蓉的不满,眼神却锐利的看向门口那两个婆子,目光往外示意。
两个婆子收到贾珍的意思,忙欠身一礼,乖觉的退了出去。
没有旁人碍事,贾珍便少了顾虑,再次往前走了几步,来到秦氏的面前,审视着目露紧张的儿媳妇儿。
心中有些遗憾。
如今的秦氏,着装实在是太过端正。
他还是喜欢,刚嫁进门时候,秦氏那清凉艳丽装扮。
他记着,秦氏还喜欢穿绸纱制成的衣裳。特别是夏天的时候,轻笼薄纱,隐隐能够看见香肩的那种美轮美奂,绝对诱惑的场面。
也是从那时起,他心里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女人得到手……
面对目露“凶光”的贾珍,秦氏禁不住紧拢衣裳,轻声提醒:“大爷…”
贾珍回神,看秦氏今日与先前的态度有些不同,他猜测,必定是蓉儿那小畜生央求她来求情。
否则,这绝情无义的小娘儿们,绝对不会过来寻他!
贾珍心里有些兴奋起来,笑道:“你不知道那小畜生究竟干了什么,即便是将他打死,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不过嘛,既然是你来帮他求情,看在你的面子上,要我饶了他,倒也不是不可能,就看……你的表现了……”
面对贾珍无耻的要挟,秦氏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方柔柔道:“大爷上次不是说,寻到赵孟頫的一幅名画么,正好我近来身子好些了,想要瞧瞧,不知道大爷可能准允。”
贾珍闻言,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随即面色大喜:“你说的是真的?”
秦氏瞧了他一眼,道:“若是大爷不方便,那就算了。”
“哈哈哈,方便,怎么不方便。那本来就是专门为你寻来的,如今就在天香楼上。
你既然想要瞧,我现在就带你过去。”
贾珍高兴的立马要去拉秦氏的手,秦氏忙道:“别,有人瞧见不好。”
“等,等吃了晚饭,我会出门散闷,大爷到酉时入夜之后,再过去好了……”
顶点
“哈哈哈,好好好,都依你,都依你。”
贾珍乐得合不拢嘴。秦氏考虑的这样周到,显然是真的想通了。
两年多的心机一朝得逞,他感觉自己都要飞起来了。
“那,蓉儿的事……”
“哈哈,自然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孩子……”
贾珍忍不住还是想上手,秦氏忙退后,嗔视贾珍一眼,一转身走了。
“呵呵呵。”
见状,贾珍不但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抚着自己的嘴唇和胡须,不停的颔首。
……
离贾府四五里路程之外,林府。
林如海作为黛玉的父亲,又是宁康帝最信任的心腹之一,贾琏自然时时不忘维持好关系。
隔七差八,总是会到林府拜见一番,而林如海,也会顺道问问黛玉的情况。
不过今日,却不是贾琏主动上门拜访,而是林如海派人请他。
目的嘛,还是宫里的事。
贾琏没想到,贾母等人见劝他不动,居然想到请外援。
晌午他才从临淄伯府回来,此时又被林如海叫过去。
不过林如海总归是不能完全奉贾母的意思行事的,他在细细听了贾琏的陈述之后,见贾琏有成算,便完全放弃了劝说的意思,反而赞道:
“孟圣有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乃大丈夫行事。
难得你年纪轻轻,竟能践行先圣之言,仅此一点,便胜过世间千万人。”
“姑父谬赞了,侄儿实难当得起。
因为侄儿这般偏执,不知变通,不但令长辈担心,陛下似乎也对我不满,昨儿特意降旨,免去了侄儿的官职。”
医生人鱼
林如海之前就知道贾琏被革职留任的事,宦海生涯年久的林如海,自然懂得这样的惩罚,恰恰说明宁康帝心中并未真正动怒。
这也是他不力劝贾琏的一个原因。
“你也不必过于忧心,当今陛下明辨是非,既然你之所为并无大错,想来陛下也不会真正责怪你。
所以最关键的,还是看宫里的太后态度是否肯转变。若是七日之后,太后并未有别的动作,此事便算是过去了。
若是太后当真态度坚决,只怕陛下也不会违逆太后的意思,必定会亲自召见于你,到时候你再相机行事。
征文作者 小说
古人云,尽人事而听天命,你已经尽力了,若是事实不可为,还当顺势而行。”
林如海看着贾琏,话虽然未说透,但是意思明白。
若是皇帝都召见你,要招你做女婿,那么这件事就没有转圜的余地了,到那时,识时务者为俊杰。
贾琏也点点头,表示了认同。
出来林府,贾琏直接来到兵马司衙门。
“参见大人!”
兵马司上下官兵,都知道贾琏被革职了,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这个时候出来作对,或者唱反调。
虽然才几个月过去,贾琏已经在兵马司上下,建立了相对较高的威信。
可不是呢,通常来说,一座山头,都有一二把手。
就拿兵马司来说,正副指挥使,就是一二把手,其中副指挥使,最大的作用就是用来掣肘指挥使的,免得指挥使在衙门内太过一家独大!
可是,自从以前的崔副指挥使被背景深厚的指挥使大人掐掉之后,部里也不知道是忘了还是真的一时调不出人手来,至今没有给西城兵马司调遣副指挥使。
如此一来,偌大的西城兵马司,二三十官将,单从官品来说,就至少比贾琏低上三四级!
更别说,贾琏身上还有将军爵位!
将军金甲夜不脱
这种情况,谁敢不遵贾琏号令?
如今贾琏虽然被革职,但是还留任啊,仍旧是他们的老大。而且以贾琏的背景,说不准哪天就官复原职了,这个时候出来找事,风险太大,但凡聪明点的人,都不会这么干。
更有消息灵通者,连贾琏被免职的真正原因都知道,乖乖,妥妥的驸马爷啊……
所以,除了上午贾琏刚露面时,范晋等人表示了对贾琏的关切,而贾琏未多表示之后,便一切恢复如常。当然,私底下瞧瞧议论一番还是在所难免。
“今夜宵禁、巡城的人马可安排妥当了。”
“都已经安排妥当了,今晚城门宿守的是周指挥,而城内巡防的是解指挥。”
你、宣誓爱我吧
兵马司管的地盘宽,事情也多,衙门内常留守的官将都占到一半往上。
幸孕嫡女:腹黑爹爹天才宝 小说
而贾琏作为老大虽然可以天天回家休息,但是隔三差五,他还是会选择留守兵马司,以做表率。
但其实兵马司上下的人,并不希望贾琏做这个表率。
贾琏不来,他们晚上轮值的时候,还可以偷偷懒,少巡视两圈之类的,但是贾琏在的话,大家都得比平时多加十二分的认真。
所以,范晋等人见到贾琏临近黄昏过来,便知道今夜大家不好偷懒了。
特别是当入夜之后,贾琏决定亲自率队巡防的时候,连范晋这个文官,都不得不打起精神,跟着贾琏出来吹夜风。
没办法,老大都出门干活了,作为小弟怎么能不陪着呢?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