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24、一隻美麗的九尾狐關注了你分享

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
小說推薦異能:我從天界下凡來打工异能:我从天界下凡来打工
“局长?”
我的心里很好奇,749局的局长能和大乘期的异兽打成平手?
我还以为除非天界再派人下来,否则在人间界,以天狗的境界,已经趋近于无敌。
对了,天界功法。
这个雷斌会天界雷属性功法,看来管理他的局长肯定非等闲之辈,至少也和天界脱不开关系。
想到这里,我的心稍微安定了下来。
“好了。我还有事情要办。你今天就休息吧,明天记得来局里报到。”
雷斌拍了拍我的头,转身离开,把我一个人留在了南湖公园。
我眼睁睁地看着相柳氏留下的手机架,孤零零的架在那里,地上还有一只鲜红的玫瑰。
它们依然存在在那里,而此刻它们的主人已经被我给封印在了《封兽榜》。
它变出玫瑰的样子还依稀展现在我的眼前。
造化弄人!
我的心里突然有点伤感。
我有点残忍吗?
我来到自己的手机前,准备取回手机。
游客胖胖虎爱欺负大熊已退出直播间…
您的直播在线人数为1人。
我突然发现我的直播间里还有一个人存在。
她就一直没走。
是刚才挂机的那个人!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她的ID名字,一只美丽的九尾狐。
游客一只美丽的九尾狐关注了您。
这是谁?
屏幕上突然弹出来一个好友申请。
我很疑惑,犹豫了一会,在手机屏幕上点击了确定。
一只美丽的九尾狐已成为了您的好友
一只美丽的九尾狐请求与您连麦…
我再次点击了确定,屏幕上弹出一个显示框,一个十分美丽的女人出现在里面。
她的长相很美,美的不像是人类,极其具有诱惑性和野性美。
就连身为龙族的我,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就忍不住紧张起来,连呼吸都开始变得急促。
“觉得刚才的异兽很可怜吗?”
她在屏幕里突然开口。
“你是谁?”
我被她给说中心事,脸色一变。
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不简单。
“想知道我是谁?来下面的地址找我就行了。这里面不方便说话。”
我的手机屏幕上再次出现一条信息。
“您收到了一条私信。”
“这是我的地址,一会见了。”
她说完,关掉了连麦,头像屏幕上显出一片黑色。
一只美丽的九尾狐退出了直播间…
这女人办事很干脆,难道也是一只异兽吗?
我心思重重地点开了信息。
雨城区三和路98号,九重天酒吧。
这女人原来是酒吧老板娘。
我关掉了直播,将手机揣回兜里。
去还是不去?
去吧,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思考了一会,我决定还是去。
就在我准备动身的时候,天空中传来了一个声响,一个闪着金光的东西落在了我的面前。
嗯?
是天界契约,我刚才和相柳氏打赌时候的契约。
这个时候,我的《封兽榜》再次活动了起来,“嘶嘶”,发出了一阵金光,居然将那个黄阶法宝给吸收个干净。
这《封兽榜》难道连无主的法宝都能吸收吗?
我大吃一惊。
可是还没完,《封兽榜》在吸收完天界契约后,再次传输力量给我,是纯净的灵力。
不过输入的数量不多,没有上次犼的灵力强。
黄阶法宝的灵气很温润,我就好像抽了一根华子的感觉,就已经传输完毕了。
可是,我突然感觉我的身体出现了一丝异样。
法宝的灵气和我本身的灵气被《封兽榜》给揉在一起,产生了化学反应。
我身体内,灵气运转速度明显加快了一倍,血液止不住的翻腾。
“啊啊啊。”
我忍不住仰天长吼。
最后,两种不同性质的灵气碰撞在了一起,我的灵气最终吞噬了法宝的灵气。
金黄色龙形再次从我身上爆发而出,朝着天空怒吼两声,消失在我的体内。
龙形消失,我顿感舒爽。
运转了一下灵气,如水流一般丝滑,连绵不绝。
哈哈。
化形期!
我境界达到了化形期,这几天抑郁了这么久,终于算是遇到了开心的事情。
【坎字诀第五十八,冰心水雾】
捏出一个手势,水属性功法坎字诀在我手中使出。
一道水雾出现在我的身前,瞬间形成了一道冰柱。
冰柱之内,万物皆被冻住。
收回灵气,我又将龙角和身上的鳞片给变化为头发和皮肤。
化形期了,我还是融入人间界好一点。
我不想再吓到小孩子,也不喜欢被人指指点点,更不喜欢被人给当成异类看待。
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去九重天酒吧找那个叫九尾狐的女人了。
等等。
我停下脚步,因为我从冰柱子里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
我现在身上还穿着陈威的旧衣服,一条破洞的牛仔裤和一件黑色的T恤。
这身打扮好像不太适合去酒吧。
先去买套衣服,反正钟清已经预支了我一个月的工资。
足足有一万块!
我想,这些钱买套衣服应该够用了吧。
………
高级西装定制。
我来到了这个叫做高级西装定制的商铺,因为计程车司机跟我说,这是汉武市最好的衣帽店。
我还是有很强的自尊心的。
既然是准备见很重要的人,礼数还是需要到位的,尤其是见一位美丽的女性。
谁知道,我在门口就被人给拦住了。
“先生,这里衣衫不整,恕不接待。”
一个衣冠楚楚的服务生对着我说道。
無敵仙廚 小說
他头抬的挺高,鼻孔对着我出气,眼睛居然还是朝下斜视着我。
我有点不爽,“哦?那怎么样才叫整齐呢?”
他白了我一眼,回答道:“起码要打领带。”
“这个我有。”
我一把抓住他的领口,把他的领带扯了下来,套在了我的脖子上,“这样总行了吧。”
“野蛮人!”他的脸胀的通红,不过还是让我进去了。
半个小时后,我从西装定制店里走了出来。
换了身衣服,果然感觉不一样。
没有想到这家店里居然还配套理发的服务。
顶着一个摩根纹理碎盖短发,配上一套合体的深蓝色西服,内搭一件白色的条纹衬衫,再登上一双巴洛克皮鞋。
我感觉我现在就像是一个大明星一样。
这个感觉是我花了一万块买来的。
站在门口,周围的人都投来了欣赏的目光,我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
潇洒的掏出一根华子点燃,我伸手一拦,一辆计程车戛然而止,停在了我的面前。
“你好,请问去哪?”
计程车司机礼貌的问我。
我打开车窗,将熄灭的华子对准窗外的垃圾桶里轻轻一弹。
“雨城区三和路98号,九重天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