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遇見,護你餘生-第145章 強裝的掩飾推薦

遇見,護你餘生
小說推薦遇見,護你餘生遇见,护你余生
几个人走着便来到了篮球场,因下课时间的到来,篮球场里变得热闹了起来。
“在比赛吗?”谭熙好奇问道。
“这才几个人,哪有比赛。比赛时观众人山人海,还有啦啦队呢。”秦司年答道。
“什么时候有比赛,我也想看。”谭熙满脸期待。
“最近你常来,总会赶上的。”秦司年知道那样热闹的场合不适合她,随口应着,不敢承诺。
刚走进篮球场,谭熙便见到坐在阶梯观看台的伊宁,顺着伊宁深情的目光便见到了正在打球的阿盛,而伊宁恰在此时也看到了谭熙。
想起那晚的阿盛,温柔又炽热,口中只有“谭熙”的名字,伊宁的妒忌控制不住。
“傅太太这么有空来学校看打球,还是来看。。。”伊宁起身走到谭熙近前,看向她的眼里满是挑衅的味道。
“已经是傅太太了,周围还跟着一群男人,傅太太魅力很大。”伊宁继续挑衅。
肖强远远见过谭熙,也见过婚礼照片,此时近距离见到真人,不禁在心中感叹,原来真人比照片还要美上几分,气质也是知性的优雅,难怪盛哥会那么喜欢。
不理伊宁的嘲讽,谭熙只是淡淡的看着正在打球的阿盛,阿盛脸上的汗水配着浅浅的笑意在阳光下闪着光。
阿盛敏锐,在谭熙走进篮球场时早已知晓,不想她为难,所以装作没看见。此时见伊宁走近谭熙,预感到不妙,便扔下球跑了过来。
谭熙觉得如果此时转头便走,似乎更显得心虚也不礼貌,于是稳住身形,原地不动,大方的看向阿盛。
跑到近前,阿盛目光扫过现场众人,一时觉得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秦司年率先开了口,对着阿盛说道:“原来你们是一起的。”
用下巴指了指伊宁和肖强,继续说道:“这位姑娘说话可是不好听,阿盛你捧在手心里的小姐随便让人嘲讽,你忍得了吗?”
阿盛站在伊宁身后皱眉,目光却是一直看着谭熙,似在询问,似在安慰。
恶女哪来的义气
“阿盛现在是我的保镖,听我差遣。”伊宁扬着眉,强装镇定,手心却因撒谎而冒出了薄汗。
肖强听着一愣,默默看向阿盛,见他不说话,也不敢多言。
气氛僵了半晌,谭熙缓缓开口道:“为什么一定要做保镖?换一份安稳的工作不好吗?”
阿盛自嘲的笑了笑,尚未答话,伊宁抢先开口说道:“我的保镖轮不到傅太太来管,我的保镖我想让他干什么他就得干什么。就像今天,我想看打球,他就要去打。”
谭熙看向伊宁,心中不满,声音却依旧平静,缓缓说道:“他是保镖不是小丑。”顿了顿又说道:“你不是喜欢他?”
伊宁没想到她会如此直白的问出,愣了愣,“对,我喜欢,所以让他做我的保镖,时刻跟在我身边,随时听我召唤。”
“就像那时跟在你身边一样。”伊宁勾起嘴角,向前探身,靠近谭熙,极低的声音说道:“一样上床。”
说完看着谭熙的脸色,轻笑出声。
谭熙尽量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但眼睛里已经起了雾气,不再理伊宁,只看着阿盛:“不做保镖不可以吗?就算做保镖也找个正常点的人保护不好吗?”
垂眸瞬间,谭熙见到阿盛左手无名指上带着一枚戒指,认得那是上次阿盛要送给自己的对戒,心中一震:阿盛和Yoyo已经结婚了。
“你这样,Yoyo知道不伤心吗?”谭熙轻轻补了一句。
现场众人只有顾凯不知道Yoyo是谁,剩余人员除谭熙外都已经知晓Yoyo去世,但没人起头,众人皆不敢由自己说破,于是一致沉默。
“阿盛已经不是小姐的保镖,不劳小姐费心了。”阿盛沉声说完,不敢看向谭熙,只想尽快离开。
伊宁见阿盛没有拆穿自己,更加得意,“我的保镖,我想打便打、想骂便骂,轮不到傅太太操心。”
本是随意炫耀的一句话,不想谭熙却是当真,怒视伊宁,咬牙吐出两个字“你敢?”
话一出口,众人均愣在当场。
阿盛从未想过谭熙会说出如此围护自己的话,心中虽然一甜,却也更加难受。
伊宁愣了愣,不知该说什么,但话已经僵到这地步,不做点什么便是自己输了。于是狠了狠心,转身扬手对着阿盛脸颊打了一巴掌,力量不重,但响声清脆。
“我想打便。。。”伊宁回头话未说完,脸颊已经重重挨了一巴掌,力道之大让伊宁站立不稳,向后退了一步,一时无法回神。
现场众人无不意外谭熙会动手打人,惊讶到傻在当场。
重生
阿盛见过谭熙动手打思菱的场面,知道她一直被保护的很好,也不会让自己吃亏。可从不曾想过她会为了自己出手打人,心中居然有了一丝傲娇的得意。看向谭熙眼神温柔,嘴角浮上一丝笑意。
在游艇时,顾凯虽见过谭熙动手打梓晗,但在他心中,谭熙依旧是优雅、柔弱的代名词,需要人保护,不是被逼急,绝不会主动出手。瞬间明白阿盛在谭熙心中的地位。
秦司年看着谭熙的这波操作也是一愣,心中的醋意更甚。
过了很久,伊宁才回神,“你敢打我?”
“想打便打了。”谭熙说的气场十足。
平均的浪漫
伊宁怒了,抬起手对着谭熙挥来。
阿坚瞬间出手,却是没抓住伊宁的手。伊宁手掌悬停在半空,被阿盛牢牢攥住。
“走。”阿盛甩开伊宁的手臂,只说了一个字。
伊宁身型不稳,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被肖强扶住。
“一定要做保镖吗?一定要跟在这样的人身边吗?这样的人值得你保护吗?”谭熙目光镇定,可眼泪却在眼眶里打着转。
“傅太太。”
阿盛的声音是谭熙从未听过的疏离。
谭熙记得上次在游艇时,阿盛见到自己还是温柔的话语,还会抱着自己安慰,而现在的他完全像是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阿盛的事,已经。。。与傅太太无关了。。。”
不相信这样的话会出自阿盛之口。谭熙曾经幻想过,在路边偶遇阿盛和Yoyo一起抱着孩子甜蜜出行的场景,觉得自己可以接受,甚至可以不带情绪的上前打招呼。
可是当阿盛说出如此疏离的话时,尤其是在看到他被人如此随意的打骂之后,谭熙实在难以接受。
虽然清楚他说的是事实,清楚自己已经是傅太太的身份,更清楚自己已经无权再管他的任何事,可是心依旧痛到无法呼吸。
眼前的事物开始变得模糊,阿盛的嘴一直在动,可谭熙却听不到了,周围一片嘈杂,阿盛跟在自己身边时的笑脸一直在眼前晃。
落歌 小說
头痛欲裂,谭熙瞬间失去了知觉。阿坚虽站在她身侧,可依旧慢了一拍。
阿盛不知怎样移动到谭熙身边,伸手接住了倒下的人。
刚刚的冷静瞬间全无,紧张害怕的情绪包围着阿盛,双手微微在抖,公主抱起谭熙,快步跑向前,“去研究所,快!”
现场所有人都已经明白,刚刚阿盛的冷漠疏远只是强装出的掩饰。
阿坚快步追上,挡在阿盛身前,双手从他怀中将谭熙抱到自己身前。用冷静的眼神看着阿盛,也希望他能冷静下来。
月未央 小说
阿盛的手臂僵在半空,似乎不收回就依然抱谭熙在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