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蓋世討論-第一千九百九十二章 交出來!分享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另一端。
阿德里娅的一道魂影,看着将生命原液收起的虞渊,斟酌着欲言又止。
始终留意地火山脉变动的虞渊,此时发现那一轮即将撞击过来的太阳,居然被地心之炎肢解,被其将“太阳晶核”给剥离了出来。
阿德里娅的异常,他倒是没特别在意。
“我父亲,在那最深的黑暗中,在那座邪神圣殿内,通传给我的讯息,除了告诉我要追随你以外,还告诉了我一个他的猜测。”
“先前的人太多了,我便没说。”
阿德里娅忽然道。
“什么?”
一听是大魔神贝尔坦斯的猜测,虞渊顿时来了兴趣。
“源血并非唯一,源界有源血的存在,荒界也有源血的存在。既然如此,源魂,或许也并非唯一!”
阿德里娅的这道魔魂,神色骤然变得凝重,轻喝道:“浩漭既然有源魂,在那奇异的深渊,应该也存在着源魂!”
虞渊霍然一震。
他的一部分注意力,从自己的本体真身移开,落在了阿德里娅身上,“你的意思是,深渊的……那样异宝?”
阿德里娅重重点头。
“深渊的源魂,应该是被创生之地的极暗包裹着。它因泰坦棘龙抵达深渊,不知怎么就附在了泰坦棘龙的身上!”
“或许也是深渊的源魂,驱使着泰坦棘龙前往浩漭,目的就是为了浩漭源魂!”
“它应该是成功了。”
造化神宮
“同为源魂,它在深渊缔造人族,它还在浩漭大世界,侵蚀同化我们的源魂!”
“我们天魔族群,因此界的源魂而诞生,我父亲得到是浩漭源魂的青睐,是这个源魂意志的代言人。”
“而你!”
“你的第一世,你为太阴的时候,被赋予的灵魂奥秘,应该是来自深渊的源魂!”
“同样是源魂,深渊的那个造就了人族,浩漭的造就了我们天魔。”
“或许,就是因为人族和天魔,是被同样的源魂塑造,所以只有人族才能将主魂进阶为元神,也就是元魔。而别的族群,如明光族,修罗,暗灵族,不论如何都无法向天魔进行蜕变。”
“在我们的灵魂深处,因为有着不同世界的源魂印记,因此而诞生的人族和天魔,虽然根脚一个在深渊,一个在源界,却具备着互通的能力!”
“我父亲在浩漭,教导你如何蜕变元神,以我们天魔的蜕变方式成为元神,应该就是想为浩漭的源魂争取力量。”
“人族主魂蜕变成元神,就是我们的大魔神,这样能够让我们浩漭的源魂强大。”
“可惜,每当一个人族元神诞生,又必须去融合一股本源。本源和元神结合为神位,成了浩漭人族封神的必要因素。”
“而所谓本源,则是来自深渊的那个源魂,是它强行捆绑了神位,它以本源和元神的结合,继续侵蚀所有浩漭的人族至高。”
“它再一次成功了。”
阿德里娅通过这次闭关沉思,通过贝尔坦斯的大胆猜测,似乎想明白了很多。
“太始,太虚,天启,还有玄漓,以我父亲的那种方式,不通过浩漭的本源进阶至高,才能真正唤醒浩漭的源魂,增强浩漭源魂的力量。”
“神魂宗在天外的那些神王,和浩漭的所谓至高,是有本质区别的。”
“没有融合本源,依然冲击为至高神位者,对应着浩漭的源魂,增强浩漭源魂的力量。而拥有本源的人族至高,因本源的存在,就是深渊源魂的傀儡,不论多强都受限于深渊的源魂,都是在增强深渊源魂的力量。”
阿德里娅费尽口舌,终于将她想说的话,向虞渊给说清楚了。
拜托别吃我
而这时,这个虞渊突然再也感受不到浩漭的自己。
他最后一幕记忆,是辕莲瑶从地心深处浮出,以火凤凰的骸骨炼为火焰刀,朝着他砍了过来。
仿佛,也砍断了他和本体的灵魂连线。
“我们该启程去浩漭了。”
预感不妙的虞渊,觉察出他和斩龙台也无法联系,道:“可能需要换别的路径。”
……
浩漭,地火山脉。
寄托在辕莲瑶残缺神躯内的地心之炎,在挥动火焰刀的霎那,虞渊立即感受到天地间,做为一种规则大道显化的源灵之力。
他意识模糊,浑浑噩噩间,看到他的灵魂识海下起了滂沱流星火雨。
哧啦!哧哧!
漫天的流星和火焰暴雨,焚烧着他的灵魂识海,令他痛不欲生。
他别的感知不出,只能感受灵魂灼热的痛苦,仿佛他这一生存在的所有意义,就是忍受这样的火焰焚魂。
——这让他只想寻求一死。
可渐渐地,他竟又找回了少许的灵智。
在那燃烧的灵魂识海表面,有一股新的意识,似乎由“阴葵之精”庇护着呈现。
不做夫似乎在冒险者都市当卫兵的样子
那是他远在魉域的阴神,隔空在自身的识海内,精炼而出的一道魂影。
这道冰寒魂影一出现,他居然能艰难地保持着一丝清醒,让他能知道他的这具本体真身,此刻正在承受着什么。
他在斩龙台上的躯身,并没有燃烧起来,没有被火焰淹没。
斩龙台成了守护他的坚实铠甲,紫金色的光晕,七彩的霞光,众多交织而生的血脉道则,层层叠叠的覆盖着他。
火焰刀指向他时,那些或从天而落,或从地缝喷薄的火焰,并未沾染他的血肉。
他躯身安然无恙。
可他的灵魂识海,在浩漭这块天地,在有源魂存在的地界,无法抗拒地炎攻势。
身为火之源灵的地心之炎,向他动手的那一刻,浩漭的意志必然插手了。
也是因另一股源灵的干预,他掌握的众多灵魂秘术,他和阳神间的感应,甚至他的灵智和自我意识都被消磨。
在他和阳神的灵魂之线被断裂前,他从阿德里娅的口中获知,此刻的浩漭地底,或许存在着两股源魂。
一股,是造就天魔族和贝尔坦斯的源魂。
另一股出自于深渊,被创生之地的极暗裹着,被泰坦棘龙从深渊带了出来,沉落到了浩漭地心,侵染了浩漭的源魂。
而他的第一世,契合的是深渊源魂,他是深渊源魂的代言人。
他和贝尔坦斯同样是获得源魂的传承,获得了神奇的魂之秘法,可两人的源头并不一致。
此时,在深渊造就人族盛况,在浩漭令人族再现,一直青睐着他的那个源魂,终于因极炎对他下手。
结果就是,他的这具本体真身,所有和灵魂相关的术法都无法施展。
那些需要激发魂力,来进行的灵诀,一概不能使用。
若没有那道阴神的显现,他连自己的灵智都保持不住,会在不知不觉间,遭受地心之炎的焚烧。
哧啦!
在他灵魂识海燃烧着的,那些流星火焰,令他痛不欲生的时候,他竟然感受到在主魂深处,有某种封禁因此而变得松动。
地心之炎,借助辕莲瑶这位残缺新神,以火凤凰的骸骨为利刃,居然想破掉他的自我封禁。
这是要将那些,深深烙印在他主魂内的,深渊源魂的某种印记释放。
一旦释放出来,他就会被深渊的源魂彻底奴役,如极慧所期待的那样,以人族领袖的身份,重新统领散落各地的人族。
此事一成,太虚,太始,玄漓,天启这些晋升的神王,应该会被重新赋予本源,重新成为它奴役的傀儡。
“灭火。”
心神念头一动,便有道道冰莹寒光,从斩龙台中飞逸而出。
在他的识海中,冰莹寒光化作一头头冰霜巨龙,通体以极寒冰晶铸造,以蜿蜒龙躯拍打着识海内燃烧的烈焰。
他识海中的火焰,一点点地熄灭着,他体内血的流动,率先不再受限制。
呼!呼!
离此不远的恐绝之地,九幽寒渊的底部,彩云瘴海下方,还有人去楼空的寒阴宗,都有零碎的阴寒能量朝着他汇聚。
桃子男孩渡海而来
天外星河中,那一轮寒月,还有星空中的寒流,也向他的躯身注入。
斩龙台形成了一个透明的冰莹光罩,将他在地火山脉的躯身裹着,并向天地各方敛取寒能,来抵御地火山脉暴涨的炎力。
附体辕莲瑶的地心之炎,抓在手中的火焰刀,原本只是劈向虞渊的识海。
它见虞渊竟能恢复自我的灵智,显得也有些惊讶,于是天地熔炉的炉盖,忽然落在了它的脚下。
它以辕莲瑶残缺之躯,站在炉盖的那一刻,气场陡然一变。
一颗颗没有消融的“太阳晶核”,在它脑后飘忽不定,来自地下的火焰溪河,凝为绚烂的彩虹光带,环绕在它腰肢部位。
那柄以火凤凰骸骨,随意炼制的火焰刀,瞬间成了火焰神器。
裂开的地缝中,涌动着烈焰的火山口,天外极远处的火炎流星,周苍旻、章观宇、方耀,还有徐璟尧这类修士内丹田内的火焰灵力,全部受到它的牵引调动,化作种种奇观包围了虞渊。
蓬!
偌大一个地火山脉,忽然消失在所有人的视野和感知中,天上的大修,山脉旁的至高,再也看不到地火山脉内部的场景。
地火山脉,变为了一团燃烧着的火焰,尽情地释放着光和热。
虞渊愣了一下,也忽然发现地火山脉消失了。
他如置身在火焰神灵主宰的世界,一颗颗太阳悬空,释放着燃烧灵魂的高温。
他的躯身被一条条长长的火炎流星冲击,脚下是沸腾的岩浆,众多以火焰生出的异兽,火烈鸟,朱雀,火麒麟,凤凰,火焰巨龙,极致的血脉力量爆发,撕咬他的血肉,啃噬他识海中的灵魂。
他在直面天地间,所有火属性生灵的围攻,还是在对方掌控的火焰神域。
一道性感妖娆的火红身影,穿着色彩鲜艳的红裙,目无表情地提着火焰刀,在此方火焰神域浮现。
它看着自己没开口,可它的意志已充满了整个世界,让源界以火焰而进阶的众生,都切实感受到了它的存在。
它一醒来,它一展现力量,参悟火焰法则成道者,都要仰望它的鼻息。
“交出来。”
它的这个思想意识,铺天盖地,灌满了天与地。
漂浮在它旁边的天地熔炉中,那具炎晶骸骨又一次冒头,还是朝着虞渊索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