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懸疑小說


好看的都市异能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txt-第二百七十九章 五門紛爭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小說推薦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东北风云二十年:兴安岭秘闻
听常天玄说三五百万对于柳门来说轻而易举,我心中顿时颇为震惊。
不管是柳门还是东北其他四大仙家,平日皆是在深山老林中修炼,很少出入江湖,最多也就是当保家仙护佑一方平安换取贡品,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大手笔,这的确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常大哥,柳门弟子常年在林中修炼,怎么会攒下如此庞大资产,难道你们有自己的生意?”我看着常天玄好奇道。
常天玄嘴角微启,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后头部微点,说不光柳门有生意往来,其他四大仙家也皆有赚钱之道。
东北地大物博,尤其是深山老林物产丰富,赚钱门路自然不少。
异世界点兔幼儿园
陛下,别杀我
常言道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除了这三宝之外还有熊胆、蜂蜜、林蛙油等珍贵物品。
这几种珍宝中有五种被五门仙家垄断,胡家的人参,黄家的鹿茸,白家的乌拉草,柳家的熊胆和灰家的林蛙油。
五门仙家弟子平日里化作人身在林中寻觅这几种物品,待到一定数量之后便会卖给收山货的皮客来换取钱财。
五门弟子何止千万,因此这是一个庞大的产业链,目前柳门贩卖熊胆一年的收入就在千万,所以常天玄拿出三五百万并非是空口之谈。
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话是一点没错,听常天玄说完之后我才恍然大悟,怪不得柳门会有如此实力,原来全都是依仗东北的物产丰厚。
一碗酸梅汤 小说
常天玄言罢长叹一声,面色稍许凝重,说近几年由于物产稀缺,五门关系越来越紧张,大有抢占地盘之势。
上好的野山参越来越少,胡家近几年少有盈利,因此他们将视线放在了灰家身上,想抢占林蛙油的生意。
短短几年时间两门已经交战数次,门中弟子死伤足有数千人。
一开始这场战争还没有牵连到黄柳白三门,可随着鹿茸和熊胆数量的稀缺,黄柳白三门目前也被迫卷入纷争,依常天玄所见五门最终要合并,只有合并才是唯一道路。
东北五门存于世间千年,一直都是各自为政,虽说有过短暂合作,但从来没有提及过合并一事,因为这关乎五门千万甚至上亿弟子的前途命运。
如果合并为大势所趋,那么五门弟子必然死伤无数,待到那时五门大伤元气,肯定会有其他势力想要从中作梗分得一杯羹,这绝非五门门主想要看到的结果,而且最重要的是会平白无故搭上五门弟子的性命,这对于五门来说决计是一大损失。
“五门势力旗鼓相当,一旦真的交手恐怕不会有赢家,即便是有一方稍微胜出也必然会付出极大代价,中国自古有句话叫做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还有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担心五门如果要是产生纷争会有人从中获利,所以这件事情一定要三思后行!”我看着常天玄语重心长道。
常天玄听后神情一怔,惊诧道:“你是说五门纷争是有人故意挑起来的?”
“常大哥果然聪明,你仔细想想,五门存于世间已经有上千年,这么多年以来五门从来都是相安无事,即便是有摩擦也不至于大动干戈,为何如今五门却要争得你死我活,难道真的是因为利益吗,五门弟子平日藏匿深山,钱财对你们来说并非是一件必需品,何必为了钱财如此争斗,所以五门之中肯定有人已经被收买,故意挑起纷争,目的就是让东北仙家分崩离析,好让外人横插一杠,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我看着常天玄斩钉截铁道。
常天玄闻听此言额头渗出涔涔汗水,他抬起袖子擦拭一番,猛吸一口气道:“若真如此五门岂不是处于危险之中,镇林,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将此事告知柳门门主,好让他跟其他四大仙家商量一下,毕竟五门再怎么争斗也属于东北一脉,决计不能让外人插手!”
见常天玄面露急切之色,我抬手一摆道:“现在若是跟其他四位门主商量此事恐怕会打草惊蛇,依我看这件事情与东北五门门主没有关系,应该是下面心腹弟子被收买,门主经过弟子挑拨之后才做出这种离心背德之事,要想彻底解决此事首先要耐下心来,先将挑拨之人找出,再顺藤摸瓜找出幕后之人方为上策,如果现在五门有所行动对方肯定会察觉,一旦将暗中消灭挑拨之人那么你们就无从寻根,日后更是麻烦。”
“你的意思是说先按兵不动,暗中调查挑拨离间之人?”常天玄看着我问道。
“没错,东北五门执掌东北术道千年之久,一旦落入心有歹念之人手中必然会有大麻烦,所以这件事情一定不能冒进,要从长计议。”我沉声道。
“好,那等是非堂开业之后我就安排柳门弟子前往东北调查此事,如果要是查出眉目我就亲自回东北一趟。”常天玄说道。
“当初我爷临死前说我十八岁之前不能回东北,如今距离我十八岁生日已经没多久,等我过完生日我陪你一起前往东北调查此事,我们顾家世代是东北的皇围猎人,我想他们也不想看到五门弟子分崩离析。”我回应道。
一下午的时间秦啸虎和孟灵汐等人都在布置是非堂,等天黑之后是非堂布置已经初具规模,院中红色灯笼高挂,下方摆放着数十张桌子和上百把椅子,看上去热闹至极。
晚上吃过饭时已经六点左右,沈雨晴朝着院外看了一眼,随即回头冲我说道:“镇林,明日便是是非堂开业的日子,也是你正式执掌是非堂的日子,你总不能还是这番打扮,趁现在天色还不算晚,等会儿咱们几人去商场买几件合适的衣衫,毕竟现在咱们也是有身份的人,可不能给是非堂丢了脸面。”
听沈雨晴说完我苦笑一声,低头朝着自己身上的运动服看了一眼,笑道:“没必要吧,我平时就穿这类型的衣服,已经习惯了,再说……”
“怎么没必要,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明日来是非堂的都是天京术道上的人物,你若是不穿的正式一些别人还以为你瞧不起他们,所以这件事就这么定下,等会咱们就去商场,每个人买件合适的衣服,先前天京术道就没有将咱们是非堂放在眼里,这次一定不能在他们面前丢人现眼。”沈雨晴沉声道。
“雨晴说的没错,咱们几人可是是非堂的脸面,总不能刚开业就丢了脸面吧,再者啸虎穿的百僧衣平时看着还行,明日开业可不能穿这种衣裳,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是非堂来了个讨饭的。”孟灵汐看着秦啸虎打趣道。
闻听此言秦啸虎白了孟灵汐一眼:“灵汐姐,这衣服可是我师傅送给我的,千金不换,怎么就成讨饭的了,不过我倒是觉得你说的有些道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穿过什么正式衣服,等会儿给我也弄套西服穿穿。”
此言一出我不禁一乐,笑道:“啸虎,我们几个可都是标准身材,你要是穿上西服恐怕连扣子都系不上吧,别到时候在众目睽睽之下再把扣子给崩开了,到那时候可就丢大人了。”
“哥,咱们两个可是同一阵营的,你怎么帮她们说上话了,你还是不是我哥了?”秦啸虎一脸委屈道。
“是你哥行了吧,既然如此那咱们就趁着晚上出去逛逛,常大哥也跟我们一起去。”
打定主意之后我们几人收拾好碗筷便走出了是非堂,行至胡同口打上一辆出租车后便前往附近的商场。
到达商场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左右,此时商场里面还有不少顾客在闲逛,我们转了没多久便来到一家专门卖西服的店铺,挑挑选选半个小时后才选到了合适的西服,我选了一身藏蓝色的西服,穿上之后身材笔挺,比先前看上去更有气质,而秦啸虎则是选了一身黑色西服,黑色显瘦,秦啸虎穿上之后看上去更是苗条了许多。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陽間擺渡人笔趣-第一百一十六章:緣滅分享

陽間擺渡人
小說推薦陽間擺渡人阳间摆渡人
杨玉芙和李修经过五年的朝夕相处,早已滋生出了感情。
两者虽没有点破这层关系,但旁人早已将他们视为夫妻来看。
动身前,许是李修感觉到了这场探墓凶险万分。
在即将抵达秦岭时,终于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下墓前,毅然决然地向杨玉芙提出结亲的要求。
这些年,杨玉芙一直陪伴李修,就是在等着他主动提出这件事,又怎么可能拒绝。
立马就答应了李修,并提出寻回李家至宝如意铃后,两人便回到苗疆结亲。
李修自是迫不及待的就带着杨玉芙下了墓。
在心中祈祷着此行可以顺利,尽快取回如意铃,好与杨玉芙回去结亲。
华山拳魔
却不曾想。
在下墓不久,李修就遇到了许多难缠的邪祟。
虽说这些邪祟对于李修这样境地修为之人根本没有什么威胁。
可奈何,这五年李修和杨玉芙踏过太多凶险的古墓。
惊蛰剑已经达到了临界点。
哪怕是再斩杀一个寻常恶鬼,惊蛰剑都会立马演化出剑灵。
更别说墓下这些难缠的邪祟了。
于是乎,李修也只能将收拾这些邪祟的工作全权交给杨玉芙。
好在杨玉芙本身修为就已经达到了天师,又经过了这五年的磨炼。
早已成为当代实力最强的玄门女,对付这些邪祟自然不在话下。
几个回合下来,杨玉芙便轻松取得了胜利。
可接下来的一路,拦住他们去路的邪祟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惊人。
在抵达最终目标瘟神庙时,杨玉芙早已伤痕累累没有了一战之力。
不过好在,这时墓下的邪祟已经全部被杨玉芙解决掉了。
矗立在两人面前的瘟神庙也感受不到任何阴气。
而更让他们开心的是,祖传的如意铃正悬挂在瘟神庙中央!
当即,李修便迫不及待的跑进了庙宇,将如意铃摘了下来。
却不料,就在他摘下金铃的瞬间,忽地刮起一股极其浓郁的阴风。
紧接着一位人身豹尾的女人便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不容分说便向李修发动了攻击。
杨玉芙欲上前帮忙,奈何刚冲到了阵前便被那女人一脚踹飞了数十丈之远。
李修见此情景,深知已经不得不决一死战了。
况且如意铃已经在手,哪怕是演化出了剑灵也有对策可以压制。
便果断出手,趁着女人攻击杨玉芙的间隙。
挥剑便斩断了她的尾巴。
那女人吃了痛,当场便撕心裂肺的悲鸣起来。
转身便对着李修发动了攻势。
却不料,还未等冲到李修面前,一位浑身浴血的少年突然出现。
少年出现的瞬间,李修便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惊蛰剑。
此时的惊蛰剑已无任何积蓄的力量,和寻常木剑没有区别。
惊蛰剑会发生如此异变,其解释只有一个,那便是惊蛰剑已经滋生出了剑灵。
而滋生出的那位剑灵除了面前的少年还能是谁!
剑灵少年看着眼前面目狰狞的女人,轻描淡写地留下了一句:“他是我的,旁人绝不允许插手,哪怕是西王母也不行!”便迸发出超凡的阴气,回身准备斩杀李修。
李修此时的表情比死都难看,压根没想到剑灵会在这时跑出来。
更没想到这处瘟神庙镇压的竟是掌管灾厉和五刑残杀的西王母!
此时若单单只是对战西王母,李修自认还有一战之力。
可他接下来要面对的,不光是西王母还有一位不知疲倦的惊蛰剑灵。
当即便抱起近乎昏迷的杨玉芙准备落跑,寻思着反正如意铃已经找到。
日后有都是机会可以收服惊蛰剑灵。
奈何天不随人愿,李修刚准备逃离,就被西王母拦了下来。
显然这位腹黑的女人,就是希望可以借着惊蛰剑灵之手杀掉李修。
李修怒吼一声:“无耻!”便也只能全心对战起剑灵,暗中思索起可以尽快收服剑灵的方法。
惊蛰剑灵早已和李修融为一体。
准确来说,只要秘术修到了天师境地。
手上的兵器都会达到人剑合一的地步。
惊蛰剑也不例外!
他陪伴李修南征北战多年,对于李修的招数摸得门清。
几乎都还没等李修出招,剑灵就猜到了他接下来的攻势,提前做出了规避的动作。
很快,李修就被剑灵打的皮青脸肿,败下阵来。
杨玉芙见状,扫了一眼西王母,看她始终没有任何动手的迹象。
巴突克战舞
立马就冲了出去掩护李修。
可惊蛰剑灵实力非凡,再加上杨玉芙的身体早已支撑不住高强度的战斗。
很快,便和李修一样,被打成了熊猫。
看着心爱的女人被打,李修瞬间怒火中烧,也顾不得什么了。
对着剑灵大喝道:“你若再敢对我妻子动手,我现在就折断惊蛰剑!”
“到时,你必将形神俱灭!”
剑灵桀桀怪笑,阴阳怪气的说道:“你大可一试!倘若你将我玩的形神俱灭,那下一步你又该如何击败西王母?”
蛇打七寸,人也是如此。
李修听到了剑灵的话,当即便蔫了下来。
显然…
他的七寸被剑灵捏住了。
若是他真的动手了,他和杨玉芙决然不会有逃离升天的机会。
没有惊蛰剑在手,秘术效果大打折扣。
纵使他是天师修为,也断然无法击败这样恐怖的对手。
正在角落观看着这场好戏的西王母,当即便哈哈大笑起来。
李修回身望去,看着摩拳擦掌随时可能会扑上来的西王母,顿时就恼了。
许是愤怒所致,李修也不再瞻前顾后。
反正横竖都是死,便选择兵行险招。
抬手就将手上的如意铃挂在了惊蛰剑上,祈祷着这般举动可以克制住剑灵。
毕竟剑灵与惊蛰剑同根同源。
若是如意铃真的犹如传说中的那样,可以抑制住剑灵。
那么将如意铃挂在本体惊蛰剑上,应当同样可以吸收剑灵身上的阴气。
结果,果然不出李修所料。
就在如意铃挂在惊蛰剑上的瞬间,剑灵便跪地哀嚎了起来。
尖叫声不绝于耳…
惊蛰剑灵当即便失去了作战能力。
意识到情况不对的西王母,这时自然也不会选择继续观望。
对着李修迸发出一声震耳欲聋地啸叫,直挺挺地就冲杀了过来。
李修早就知道西王母会趁虚而入,此时剑灵已经失去了抵抗。
他的修为也近乎达到了天师的顶点,只需稍后彻底收服了惊蛰剑灵,对付面前的西王母应该不在话下。
于是立马便抱起杨玉芙准备开溜,想着拖延一会儿时间。
等一会儿惊蛰剑灵得他所用时再与西王母进行决战。
却不成想,就是因为他的这个天真的想法,造成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李家的诅咒也至此拉开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