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言情小說


好看的小說 小千歲 ptt-第298章 沈長垣,你耳朵紅了閲讀

小千歲
小說推薦小千歲小千岁
萧池满心混乱地走了,从沈家出去时脸色格外的难看,配着他后身渗出的血迹和一身狼狈,任谁都能看得出来他这一趟来沈家结果如何。
姜成亲自送了萧池离开之后才返回了合欢苑这边,低声与沈却二人说道:“外间窥探的人散了大半,只还有人守着。”
“冯源没那么容易罢手。”
不说坏他好事的薛诺,就只是邱长青三人,锦麟卫那边都势必会如眼中钉一般盯着,更何况如今沈忠康位列阁首,沈家更比之前招眼。
沈却朝着姜成吩咐:“把这人带下去处置干净,别留痕迹。”
姜成点点头,一掌击晕了满是惊恐的秋儿,让人将她带走。
薛诺瞧着几人离开,屋里再无旁人时,她忍不住扭头看着沈却。
沈却莫名:“怎么了?”
“我以为你会下不了手。”薛诺侧着脑袋说道,“当初在江南时你几次放过我,如今怎能心狠手辣了?这可不像是沈公子的作风。”
沈却抿抿唇:“你们不一样。”
薛诺挑眉:“有什么不一样的?”
沈却张嘴正想说话,就见薛诺突然凑上前来,踮着脚时那张脸几乎快要凑到他脸前,漂亮的桃花眼里满是狡黠,
“是我比她好看,还是沈公子一早就垂涎我美色舍不得下手?”
瞧着沈却脸上又红了,
僵着身子朝后想要退开,她伸手抓着他衣襟将人拉了回来,
“沈公子,色令智昏哟你。”
沈却被她拽着衣襟时下意识俯身,低头时脸上几乎快要与她撞在一起。
她肌肤莹白,或是服药养了数日,嘴唇上多了艳丽红色。
说话时呼吸落在他脸上,隐隐还能嗅到一股药香,那勾人的桃花眼似真似假地轻挑时溢满了笑意,微仰着下巴时风月无边。
“薛诺……”沈却神色微恍,忍不住抓着她手低声道,“放开!”
薛诺却越发凑近了几分,笑眯眯地道:“沈却,你脸好红呀,是不是又在想有的没的……”
“啊!”
后腰被一把抓住,满是调笑的薛诺被突然拽着撞到沈却胸前,她眼眸蓦地瞪大了几分,就见他突然低头,却在险些落在唇上时又猛的停住,快速扭头停在了她脸颊旁边。
呼吸急促时,那快要涌出胸膛的心跳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阿诺,别招我。”
沈却声音嘶哑,带着极力掩藏的克制。
薛诺歪着头看他,见他眼尾都泛了红,紧绷着下颚时,白皙脸皮像是上好的白瓷染了红霞,好看极了。
異 界 水果 大亨
她心神晃了晃,突然踮着脚就朝着他脖子上啃了一口。
“沈长垣,你耳朵红了。”
沈却:“……”
她伸手摸了摸他耳廓:“好看呢。”
“你!!”
沈却猛地松开薛诺,跟受了惊吓的虾子一样快速退开了几步,一把捂着自己被咬过的地方瞪着薛诺,声音都抖了。
薛诺扑哧就笑出声来。
逍遙 子
“金风?”
寶貝鹿鹿 小說
薛妩见萧池走后薛诺二人久久没露面,过来时就见金风背着屋里僵着脸,她忍不住皱眉,“阿诺和沈大人呢?”
金风:“……”
别动!自己人
少主调戏沈大人呢。
他想起刚才看到那一幕忍不住就想要捂脸,人家都是地痞调戏小姑娘,搁少主这就成了女流氓调戏良家美男。
见薛妩朝里探望,金风连忙不着痕迹地侧身挡在门前,免得沈大人这幅模样被人瞧见后羞窘地跳河。
然后提了些声音唤了声:“公子,沈大人。”
里头哐啷一声,也不知道撞倒了什么,随即就安静下来。
片刻后只听到有人朝着门前走过来,就见沈却率先出来,只是出门时诡异的同手同脚,险些磕在门框上。
跟在他后面的薛诺扑哧笑了声。
沈却背脊微僵。
“沈大人?”薛妩疑惑。
沈却喉咙里紧的厉害,压着脸上臊红轻咳了声:“薛姑娘。”
“您这是……”薛妩看着他还红着的脸。
沈却竭力淡定:“吃错了东西,上了脸。”
薛妩尚且还有些疑惑时,薛诺那边就已经忍不住又笑了声,被沈却狠狠剜了一眼。
见他快要恼羞成怒,薛诺这才憋着笑说道:“阿姐,萧池的事儿解决了,我也照你说的跟他提起了薛爹爹,只是就这么直接告诉他我们身份,是不是太冒险了?”
她原只是想糊弄萧池一番,可薛妩却主动让她跟萧池提起薛忱。
半夜修士 小說
薛妩本就没有多想,被薛诺这一转了话题便没再多留意沈却脸上神色,只摇摇头说道:
“萧池跟定远侯府本就有了嫌隙,他也一直不喜江毓竹和他身后之人行事手段,我跟着他这段时间知道他一直在查朗珂死因。”
“若知道朗珂之死与江毓竹有关,他入京后又一直被他们算计利用,他势必会与他们翻脸。”
薛妩虽然只在萧池身边半年,可对那人却极为了解。
萧池虽是山匪却有武人自负,入京之后江毓竹他们便一直推着他向前走,他早就不耐江毓竹等人,只是念着提携之恩和当初入京他们帮扶,所以才一直帮他们做事。
可如今知晓他们本就没安好心将他骗的团团转不说,更下手动了他身边人,甚至想要他的命。
萧池必定会跟他们反目。
薛妩有把握让萧池对她死心塌地,而告诉他薛忱的事情也能让萧池尽快做出抉择。
薛妩刚才也看到那秋儿被带走的事情,朝着薛诺说道:“萧池既然处置了秋儿,就代表他已经有了选择。”
“放心吧, 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况且这次你动了冯源和江毓竹,叔父的事情恐怕也瞒不了多久。”
萧池若真归心,他自然会扫清尾巴保她们周全。
要真是看走了眼,萧池是个外憨内奸的,也顶多就是提前跟冯源他们对上。
以沈家和太子刚被人迫害,薛诺又有救驾之功,且如今太子在圣前也算得脸的前提,就算萧池揭穿他们与薛忱关系,天庆帝也未必会信。
薛妩在萧池身边这么长时间,自然有办法能撇清干系。
萧池若是不能为她所用助小郡主一臂之力,那也就没必要再留他了。

精彩都市言情 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四章誰的問題相伴

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
小說推薦團寵奶包七歲半,王爺天天爬牆寵团宠奶包七岁半,王爷天天爬墙宠
云成岫从怀里拿出一块饴糖,放在手掌上递到紫烟面前。
紫烟凑过鼻子嗅了嗅,闻到了一股香甜的味道。
它先伸出舌头舔了舔,确认了是没有吃过的好东西,接着伸出舌头一卷,把饴糖送进了嘴里,开始咀嚼起来。
紫烟温润柔软的舌头扫过云成岫的手掌心,麻麻痒痒的,使云成岫一路上郁闷的心情开朗了许多。
云成岫见闪电在一边眼巴巴的看着,有些委屈的样子,又拿出一块放在掌心,拍了拍闪电的脖子说道:“这里还有呢,不要着急,一人一块啊。”
闪电伸过脖子,一口就把云成岫手上的饴糖吞掉了。
“你吃得这么快,尝到这块糖的味道了吗?都不知道好好嚼一下,跟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云成岫伸出手指点着闪电的额头说道,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盾 擊
紫烟吃完了嘴里的糖块,把脑袋凑过来还想再要,而闪电刚才吃得太快,没尝出什么味道来,也把脑袋伸过来,向云成岫讨要糖块。
“没有啦,没有啦!这个糖块吃多了会坏牙的,一天最多只能吃一块。想吃的话明天再说吧!”云成岫被两只小马驹拱的身上痒痒的,禁不住呵呵笑出声来。
小马驹们闹了许久,见云成岫确实不再拿出刚才那种好东西,有些失望地甩了甩尾巴,返回踏雪身旁,钻到肚子底下喝奶去了。
见小马驹不再缠着她,云成岫就走到踏雪身边,偷偷地把两块饴糖送到踏雪嘴边。
医门宗师 蔡晋
踏雪伸出舌头一卷,就把饴糖塞到了自己嘴里,满足地咀嚼起来,同时还歪着头看了看两只小马驹有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偷吃。
云成岫被踏雪的动作逗得哈哈直笑,刚才产生的郁闷,全部都烟消云散了。
她拍了拍踏雪的脖子说道:“踏雪,你真是个鬼机灵,为什么生的儿子却像个铁憨憨呢?”
踏雪扬起脖子,打了个鼻息,好像在说:“俺怎么知道?这肯定不是俺的原因,大概是它爹的问题吧?”
“哈哈哈!”云成岫笑得直不起腰。
今年的年夜饭准备得特别丰盛,除了平时陈清妍已经学会了几道菜之外,云成岫用鸡腿肉做了一道香炸鸡腿。
她准备了六只鸡腿,洗净后沥干水分。在肉厚的地方切了几刀,方便入味,使用的佐料也十分简单,花椒粉、盐、老酒、酱油,放进去用手抓一抓,腌过半个时辰以后,开始调面糊。
云成岫先在碗里打了三个鸡蛋,加了一点芝麻,一点点盐,然后倒进去一些面粉搅成面糊,腌好的鸡腿放进去沾满湿面糊以后,再放进干面粉里滚一滚。
这个过程要重复两次,本来最后这一次是应该裹一些面包糠,但是云成岫只有硬馒头,想着馒头渣做出来的效果不一定好,还不如就直接裹一层面糊呢。
裹上两次面糊以后就开始放油锅里炸。
炸鸡腿也是要讲究火候的,第一次把鸡腿炸出金黄色,捞出稍微放凉以后再重复炸一次,第二次的油温就比较高,这时温度就要掌握好,防止外边焦糊里面不熟。
入骨暖婚:邪性老公黑千金
出锅以后她又在上面撒了一些辣椒粉,可惜暖棚里种的孜然还没有成熟,如果再撒上些孜然粉的话,这道香炸鸡腿那就真是完美了。
端上桌子的香炸鸡腿很快就被一家人一扫而光,就连因为孕吐缘故吃不了太多油腻的陈氏也吃下了大半个,这道菜得了众人的一致好评。
吃过晚饭收拾好锅碗瓢勺以后,大家围坐在堂屋的桌子旁开始守夜。
一家人有说有笑,商量好每人讲个故事。
云成峰讲了一些在私塾里发生的趣事,声情并茂,把大家逗得哈哈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