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 軍事小說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笔趣-97.掉進陷阱相伴

小李飛刀之鬼見愁
小說推薦小李飛刀之鬼見愁小李飞刀之鬼见愁
刘文林回到自己的驻地,立即召开会议,讨论行动方案,决定由龚少彬乔扮成日军医生,潜入圣战医院作为内应,刘文林在医院外接应,周炳新和管彤、鲁亮平潜进医院里接应。他们简单讨论了行动方案,就赶紧行动。
但是,酒井久香、龟川已经联手布下了天罗地网。
就等着刘文林这些人来钻口袋了。
龚少彬乔扮成日军医生,来到圣战医院三楼,很顺利,即使乔装不像,日军也会放他进入医院里的,因为这是酒井久香的“请君入瓮”之计,此计对她来说,屡试都爽。龚少彬也很顺利的走上三楼,并迅速刺杀了一名伪警,进入304室,乔装成张冲样子的山田亦男躺在被窝里,当龚少彬刺杀走廊那名伪警的时候,山田亦男听到动静,便悄然握枪,拉开枪筒套保险。当龚少彬推开房门,来到病床前,拔掉吊瓶针水,掀开山田亦男的被子时,低声说:“张副,我来救你了。”
山田亦男是侧身睡的,而且,浑身包着白纱布,头也是包着白纱布,只露出两只眼睛。
他蓦然翻身而起,握枪指向龚少彬。
按照酒井久香的指示,山田亦男是要活捉龚少彬的,也因此没马上要了龚少彬的命。
龚少彬大惊而喊:“你不是张冲?”又蓦然伸手下沉,按住了山田亦男握枪的手,侧移了山田亦男握枪的手。龚少彬作为特工,而且是刘文林的行动组长,自然枪法和武功都不差。这倒是让酒井久香和山田亦男估计有些不足。山田亦男急急扣动扳机,叭叭叭!
三声枪响,三颗子弹击在地板上,溅起阵阵石板屑。
山田亦男左手一抬,横掌削向龚少彬的脖子。
龚少彬侧头闪过,却被山田亦男一脚踹倒在地上。
砰!哎呀!
龚少彬惨叫一声,腹疼如绞,但是,也急忙就地打滚。
山田亦男握枪开枪,叭叭叭!但是,弹弹落空。
龚少彬滚入病床底下去了,反手掏枪,拉开保险。
山田亦男急忙更换弹匣。
枪声就是命令。
黄小鹤赶紧带领特务握枪跑来支援。
鲁亮平也赶紧带队冲向三楼,与每层楼梯口的特务展开激烈的枪战。
叭叭叭!砰砰砰!瞬息之间,双方互有死伤。
304病房里,山田亦男一脚踹翻病床,龚少彬趁机向他开枪。
叭叭叭!
山田亦男侧身闪入卫生间里。
这间病房可是高级套房,带卫生间的。
龚少彬也是弹弹落空,他面对的是日军特种部队的武术教官,要不是山田亦男之前与李翰交锋时中计受伤,龚少彬腹部中他一脚,已经肠断肺裂了。龚少彬急忙跃身而起,但是,山田亦男握枪探手连开数枪。叭叭叭!啊呀!终究是山田亦男的武功和枪法更胜一筹。
龚少彬一声惨叫,左肩膀中弹,受子弹冲击,身子后退,头一仰,身子也一仰,从窗口倒跌而下。此时,在围墙上接应的李翰,急忙一甩钩绳,套在龚少彬的腰间,李翰又奋力一挥钩绳,将龚少彬甩在围墙内的树枝上,钩绳也因这一甩,而松开了龚少彬。
龚少彬忍痛从树枝上跳跃到围墙上。
山田亦男握枪冲到窗口前,又朝龚少彬开了几枪。
叭叭叭!啊呀!砰!龚少彬又身中两弹,从围墙上跌落在地上。围墙外,张铁急忙抱起龚少彬,将其抱进轿车里。李翰扬手将山田亦男开了几枪。叭叭叭!山田亦男急忙侧身闪避。李翰不敢使用小飞刀,生怕待会酒井久香又到鼎新桥街123号大别墅去查他。
他跳墙而下,钻进轿车里,驾车而去。
鲁亮平带来的五名队员全部牺牲,他也无法冲上三楼。
叭叭叭!
砰砰砰!
此时,周炳新和管彤无奈地握枪杀进医院里来,接应鲁亮平退出了圣战医院,准备好马车的刘文林急忙驾车跑过来接应。附近的日军宪兵也端枪杀来。叭叭叭!突突突!顿时,医院里外,枪声大作,弹雨往来。叭!砰!叭!砰!
幸好,朱莉文在附近的高楼上潜伏,端着德造98K狙击步枪,不断地狙杀日军宪兵及几名小队长,制造了日军宪兵部队的恐慌,特高课的特务也纷纷闪躲,生怕被暗枪所伤所杀。刘文林、鲁亮平、周炳新、管彤这才有机会驾着马车冲出重围。酒井久香发现了附近高楼有狙击手,便命令中村梨子带队包围这栋楼,并由高桥苗子带队冲向天台。但是,朱莉文发现日军包抄而来,便收起狙击步枪,一甩钩绳,套在另一栋楼的天台的小围墙上,然后背起狙击步枪,抓着钩绳,纵身一跃,飞掠到另一栋的天台上,又将钩绳一甩,然后抓着钩绳,滑到了地面上,再一摇钩绳,使铁钩离开那栋楼天台的小围墙。她收起钩绳,钻进自己的轿车里,将狙击步枪取下,放在副驾驶室里,又掏出一把德造二十响,按开保险,放在副驾驶室里,便驾车而去。
真要在路上再与小鬼子短兵相接,朱莉文就使用这把由李翰送给她的德造二十响,可以连扣连发,火力大,射程远。以小鬼子的三八大盖和南部十四式手枪,无法与这种德造二十响抗衡。这也是克拉这个多面谍送给李翰的。李翰将这支手枪分别送给了朱莉文和谭玲玲这两个大美人。
可见,这两个大美人在李翰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朱莉文驾车来到山田樱子家后门外。
轿车的声音就是命令,就是信号。
雪女系女子高中生
谭玲玲从山田家里的后门跑出来,钻到了朱莉文的轿车里,朱莉文驾车而去,来到了竹竿里11号,李翰、张铁已经将龚少彬抱进屋里,谭玲玲和朱莉文、山田樱子三人紧急为龚少彬动手术,取出了龚少彬身体里的三颗子弹。
圣战医院里。
虽然没抓到龚少彬,但是,黄小鹤及其特务队打死了游击大队的五名队员,很让酒井久香高兴,她表扬了黄小鹤,也表扬了山田亦男。得到了妖孽美人酒井久香的表扬,山田亦男激动到浑身发抖,热泪盈眶。此时,中村梨子和高桥苗子回来,并带回来了98K狙击步枪的子弹壳交给了酒井久香。
酒井久香接过几颗子弹壳说:“看来,今晚是红党的特工、游击队和国党的特工联手。这种子弹是德造98K狙击步枪的子弹,能拥有德造98K狙击步枪的只能是国党的特务。”高桥苗子急急说:“那卑职马上赶到鼎新桥街123号大别墅查看山田太吉是否在家?”
酒井久香摇了摇头说:“没用的!他就是一个戏子,很会表演。每次,我们去到他家,他都是浑身酒气,或是睡得朦朦胧胧,我们根本查不到他什么。现在,我们得把张冲这个人在教会医院治疗的消息,散布出去,让山田樱子把这个消息传给山田太吉,再来一招请君入瓮。当然,我们今夜把张冲接回圣战医院来。”
“啪啪啪!”
獵君心
“妙计!妙计!”
“酒井课长真是智慧与美貌的化身啊!”
龟川、黄小鹤、中村梨子、高桥苗子、山田亦男、龟井即时拍手叫好,个个盛赞酒井久香智勇双全。
随即,中村梨子和高桥苗子、黄小鹤、龟井、山田亦男去实施酒井久香的下一步方案去了。
竹竿里11号。
龚少彬苏醒过来,怒骂李翰提供的是假情报。
李翰冷冷地说:“我提供的是真情报。但是,小鬼子也不是废物,你们能想到的,他们也能想到。论智商,他们比你们厉害多了。不然,我们的国家为什么会遭到小鬼子的入侵?你们想事不经大脑的?打小鬼子有那么好打吗?那么容易的话,咱们早把小鬼子赶出去了。”
谭玲玲也怒骂龚少彬:“若不是我们救你,你已经死在圣战医院里了,还能在此拌嘴吗?”
朱莉文也气呼呼地说:“真是好心没好报,我们救了这么一个废物。”
龚少彬原本满脸苍白的,此时竟然满脸通红,可见臊的不轻。
他一时无语,合上眼睛。
山田樱子看到李翰说什么,谭玲玲和朱莉文都是紧跟着他的,不由黯然神伤。
李翰又对龚少彬说:“说吧,怎么找到你们的住地?我得马上把你送回去。我们这里没有人手照顾你。”
龚少彬只得说出刘文林在城内的住址:木料市109号民房。
李翰和张铁将龚少彬抬上轿车,两人驾车将龚少彬护送至木料市109号房。
而山田樱子决定回家,无论谭玲玲和朱莉文如何劝她,她都不听。
她感觉不到自己和李翰在一起的未来。
即使有,那也是三女一夫,她绝对不愿意。
无奈,谭玲玲和朱莉文只好驾车护送山田樱子回家。
此时,木料市109号民房里的刘文林、周炳新、管彤、鲁亮平正为龚少彬被俘或牺牲而难过。
他们个个眼眶都是红的。
刘文林满脸泪水,顿足捶胸,不断自责。
鲁亮平怒骂国党的特工就不是好东西,竟然提供假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