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落河


精品都市小说 最終的平凡 txt-159——最後的溫柔致告別推薦

最終的平凡
小說推薦最終的平凡最终的平凡
季仲月看着眼前叮咚作响的手机,始终未曾接听电话。从中秋节的前夕,一直到国庆假期的结束,直至现在,几乎每一天,她的手机都会多次的重复传来手机铃声的响起。
手机里,大量的重复的未接来电,信息消息也是接连不断的更新,社交软件上,私信,群聊,到处都是他们七个的痕迹。
安静的手机不一会儿再次响起铃声,季仲月垂眸看着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在电话即将转为未接来电的前一秒,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边,首先传来一声如释重负的长呼。
紧接着,吴斌的声音响起:“季仲月!你终于愿意接通电话了!”
季仲月平静的说道:“你们都知道了。”
吴斌长叹一声道:“是!我们七个人,全都知道了。”
与总裁的一千零一夜
季仲月平淡的回道:“你们七个人,之前一直都知道,现在,有这样的结果,你们应该也知道。”
双魂战纪
吴斌涩然的说道:“抱歉!季仲月!我们瞒着你,是因为——”
季仲月打断道:“我明白你们的意思。我尊重你们的选择。”
吴斌声音干涩道:“抱歉!如果能早一点告诉你,可能……”
季仲月冷淡道:“没有可能。你们不会选择提早的告诉我。就算时光倒流,你们的选择,依旧不会改变。”
吴斌苦涩的叹道:“抱歉……”
季仲月淡然一笑道:“事已至此,不谈抱歉。”
吴斌:“季仲月,真的,再无任何挽回的余地了吗?”
農夫傳奇
季仲月:“吴斌!这样的结果,在我知道的那一天,就决定了。这样的结果,对我,对你们,对他们两个,都是最合适的。”
吴斌苦涩的笑道:“季仲月!你一直都是这样,冷静到足够的理智!从我认识你开始,你处理感情的态度,永远都是干净利落,不留余地!”
季仲月平静的说道:“拖延,只会让没有结果的结果缺陷越深。这件事因我而起,也由我结束。”
吴斌怅然道:“所以,你亲手斩断了和我们所有人之间的联系,如此冷漠,如此决绝!”
季仲月冷静的说道:“是!我做不到在知道他们两个对我的感情以后,还装作毫无所觉的接受他们两个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做不到自私的贪恋和享受,让所有人在付出真心后,陪着我演完这场注定没有任何可能的结局。”
吴斌深叹道:“所以,这次的十人旅行,是你对我们九个,最后的温柔与告别!”
季仲月淡然轻叹道:“是!从此,没有相聚,没有再见。”
吴斌惆怅的叹道:“再无相见吗?果然是你季仲月做出的决定。其实,对于这个结果,我预料到了。”
“在你拒接电话的那一刻,在你突然‘消失’,完全‘失联’的那一刻,在……我知道我们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决定瞒着你的那一刻……”
“我预料到了你会生气,你会伤心,你会失望,你会不理解……甚至有可能暂时的不想和我们见面……”
“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你会如此的理智和冷静,完全的断绝和我们之间的关系,你会如此的平静和淡然,决定与我们再不相见!”
吴斌深沉的说道:“季仲月!在你拒绝接通我们电话的时候,我还抱有一丝希望,一丝可能,一丝幻想。但,在你接通电话的那一刻,我知道了,最无可能的结果,就是真正的结果!”
“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ten count
“我们七个人,全都欠你一句抱歉!”
“我们瞒着你,是因为他们对你的爱太过深刻,太过痛苦,太过痴情缠绵。我们不忍心,也不舍得看到他们卑微的希望落空!”
“他们两个人,对你爱而不得的痛苦,情之所深的纠缠,只是因为他们早早地就爱上你了。从那一刻起,你就永远的种在了他们两个人的心里!”
季仲月轻叹一声道:“人世间,求而不得的事情有太多!每个人的所思所求,在当下,都有不同!”
“我拒绝许济洲和孟君翼,那是因为,我的所思和所求,从来都不是他们!过去不是,当下不是,未来也不会是。”
“至于许济洲和孟君翼,他们的所思所求,在当下,已经由我亲手斩断。至于未来,那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不会有我。”
“你和他们,你们和他们,你们九个人,过去,当下,未来,你们的联系和羁绊,会越来越深!”
“我很抱歉!我和你们,终究不能‘十全十美’!”
“或有遗憾,或有残缺,但,这就是真实!”
季仲月温柔的说道:“求而不得,或会痛苦别离,舍得放下,或有春暖花开。”
“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那些舍不得,放不下,那些纠结的,痛苦的,那些所谓的求不得……放下过去,也是放过自己。”
“一切,都会好的!”
吴斌长叹一声道:“季仲月!我一直都记得,你曾说过的一句话——你说过,最好的安排,就是各自安好,再无瓜葛!”
“如今看来,你和我们,正是这样的结局。”
“我很遗憾是这样的结果,但,我尊重这样的结果。”
“季仲月!我们是朋友,一直都是!我们,舍不得你!我们,很想念你!我们,会一直把你记在心里!”
季仲月微笑道:“吴斌!谢谢你!”
“愿——各自安好!”
“珍重!”
吴斌:“季仲月!再见!珍重!”
…………………………………………………………………………………………
之后不久,李海康打来了电话。
季仲月没有等铃声响挺长时间就接通了电话。
“喂!”
“喂!季仲月!是我,李海康!”
季仲月:“我知道是你。”
李海康:“吴斌给我打过电话了。”
季仲月:“我想到了。”
李海康:“那你就没有什么想要再说的吗?”
季仲月:“……没有了。”
李海康:“好!你没有!我有!”
他声音略微急切的说道:“季仲月!你知不知道,这一段时间因为你突然的‘失联’,我们所有人都很担心你!你知不知道,我们给你发了无数的消息,打了无数的电话,就是想要亲自向你解释!”
李海康略有责难的说道:“季仲月!你知道吗?蕊蕊哭了!她哭的伤心极了!”
“她哭着说,她对不起你!她哭着说,她太过自私!她哭着说,她失去你了!”
“还有木子箐!你能想象吗?那么坚强,自我的一个人,知道你不接她的电话,不回她的信息,完全的断开和她的联系……她就像个孩子一样的痛哭!”
“还有严素和莫馨语!她们两个对你有多喜欢,多重视,你难道不知道吗?”
“严素看着平日里面嘻嘻哈哈的,可这件事情一发生,私下里,她不知道哭了有多少回!要不是吴斌一直安慰她,陪在她身边,她简直伤透心了!”
“还有莫馨语!那么一个‘大女子’,哭的差点喘不过气!任何顾怎么安慰,怎么伏低做小都没有用!”
“蕊蕊和莫馨语见面之后,两个女生的话题里,全都是你!她们边哭边说,边哭边想。我和何顾看着,心里能好受吗?我们心疼,我们着急,但却毫无解决问题的办法!”
“我们都知道,问题的源头在你这儿!只要你肯回应她们四个女生,只要你能和她们四个女生联系,她们就不会哭的这样伤心,这样难过!”
“可是,你没有!你拒绝了她们四个女生!你拒绝了我们所有人!”
季仲月声音微哑道:“我最大的问题,就是我知道的太晚,放任这种‘错误’延续!”
李海康冷笑道:“呵呵!错误?!你把他们两个对你的感情,称之为‘错误’?!”
“孟君翼和许济洲最大的错误,就是错在他们太爱你了!”
“如果爱一个人也算错的话,那他们两个,岂不是错的太深?”
“季仲月!你对他们,对我们,称得上是——无情!”
季仲月平静的说道:“你说的没错!我本来就是一个无情的人!他们两个,不该如此!现在这样,就是最好的结果!”
李海康冷哼道:“最好的结果?你告诉我,它好在哪儿?”
“孟君翼和许济洲这一段日子以来,过的痛苦难安,悲伤难捱!他们两个,白天不休的一直忙碌,晚上整夜干熬着失眠。”
“你生日那天,许济洲一个人喝醉了。后来,是我和何顾接他回去的。他醉的很厉害,整个人迷糊不醒。就算是这样,他的嘴里还不停的呼唤着你的名字。”
“还有孟君翼,在你生日那天,他订好了票要去见你。可是,当他人到了机场以后,却退却了。他说,你是不会再见他的。无论他有多么想见你,你都不会再见他。”
“季仲月!我的好朋友们,因为你伤心难过,我的好兄弟们,因为你痛苦不安,我最爱的蕊蕊,因为你悲伤哭泣……”
“你告诉我,这样的结果,好在哪里?”
季仲月平淡的说道:“李海康!他们,有你最爱的恋人,有你最好的兄弟,还有你最好的朋友们,你们九个人,密不可分!”
“你有你的立场,有你身为你最爱的恋人的立场,有你作为他们好兄弟,好朋友的立场。你的立场,为自己,为爱人,为兄弟,为朋友。”
“但我,只有我!”
“你的选择从来都是你们,而我,并不在你们其中。”
季仲月平静的继续说道:“李海康!你说的对!问题的根本源头,是我!所以,错不在他们,也不在你们。从来,都是我的问题!”
“早在高三毕业的那个夏日,我就应该如此无情的决定了。是我,一方面给了他们温柔的希望,另一方面,却又残忍的拒绝他们对我的感情。”
“是我,让这种‘错误’蔓延,让他们越陷越深!是我,做不到接受他们感情的回应!是我,亲手斩断了我和你们之间友情的联系!是我,无情的选择了离开你们的决定!”
“从我知道他们两个对我的感情的那一天,我就选择了今天这样无情的结果。我很抱歉,让你们伤心难过了。可是,我的选择,不会改变!”
“你们还是你们,你们九个人的情谊,依然坚定羁绊,依然密切和谐。”
“没有我,对他们,对你们,是最好的结果。”
李海康沉默了半晌,哑然道:“对不起……季仲月!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只是——”
“我真的是太着急了!我看到蕊蕊哭的那么伤心,我看到我们所有人都那么自责难过,我看到孟君翼和许济洲那么悲伤痛苦……”
“我……真的对不起!”
“是我没有站在你的立场为你想过,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是我忘了,你也和我们一样,会伤心,会难过……”
季仲月:“李海康!在山麓凉亭的那一次谈话,你还记得,你最后和我说了什么吗?”
李海康:“……记得……”
季仲月浅浅的笑道:“那就请你,最后一次,帮我一个忙吧!”
李海康郑重的点头道:“好!你说!”
季仲月温柔的说道:“你一直都是这个亲密团体中的‘大家长’,稳重,亲和的包容着这个团体中的每一个人。”
“李欣蕊有你,严素有吴斌,莫馨语有何顾,木子箐,许济洲,孟君翼他们,有你们!”
“我想请你帮我的最后一个忙,我希望——你们三对情侣爱人,都可以终成眷属!你们九个人的友情,会永远的长久相伴!”
李海康声音干涩道:“好!我答应你!我们……会的!”
紫色流蘇 小說
“季仲月!对不起!还有……谢谢你!”
“谢谢你……一直以来,对我们九个人,真心的温柔!”
季仲月微笑道:“不谈再见。唯有——珍重!告别!”
李海康:“……好!告别……珍重!”